專訪兩對同性伴侶 只要有愛,家,其實都一樣。

2022年6月17日

家的形式很多,有些有兩個人,有些有兩個人加小孩,有些有兩個人加隻毛孩。有些由兩位異性組成,有些則由兩位同性伴侶組成。無論形式如何,家都是離不開愛,離不開家人間的關懷照顧。就像接下來兩對主角一樣,家的形式可能略有不同,然而當中的生活小確幸,正正告知世人,只要有愛,每個家,其實都是一樣。

有種甜蜜細心  同住才感覺到

兩個人相愛,總希望見到對方愈多愈好,人稱黑妹的羽毛球運動員葉姵延與女友Tinky亦一樣。雖然與女友同居近兩年,黑妹在接受訪問時,仍不時滲出一些幸福心底話,始終兩人住在一起,才可感受到對方的甜蜜與細心!


作為運動員,黑妹坦言與Tinky相處時間很少,不計離港參賽及教波,只是訓練,已將星期一至六排得滿滿。

有時,早上5、6時天未光,黑妹便要起身出門。Tinky擔心黑妹肚餓,總會在睡前預備好早餐,留下Message,放在黑妹背包上。天氣涼,Tinky又會將摺好的外套放在背包旁,這些細心與愛錫,足以溶化另一半的心,亦令黑妹知道,要與Tinky長期分開,是何等的難捱與牽掛!

就像去年底,黑妹在西班牙參賽返港後,需隔離21日。最初她認為日子很易過,但到了第二個星期,她已直言「難頂」,好掛住Tinky,好掛住兩個人的家!

雖然是隔離  距離亦可以好近

點好?黑妹會與Tinky長期FaceTime,基本上不會熄,所以每天醒來第一眼,彼此都可以見到對方。Tinky因擔心黑妹隔離時食得差及悶,又經常送食物、許多不同的驚喜及小禮物到酒店,例如是小盆栽,希望黑妹透過照顧植物,好好打發時間。

另一方面,在隔離期間,黑妹也秘密地忙。她希望做些事,彌補不能與Tinky一齊過聖誕新年的損失。所以,完成隔離回家當日,黑妹便叫Tinky先入廁所,預備好後,才叫Tinky出來,給她驚喜。

甚麼驚喜?「佢鋪到成張床都係手信,佢全部都包好晒......有50份到啦......我第一時間覺得好震憾,好驚訝......好誇張......佢真係好犀利!」Tinky憶述時,依然興奮,就似是昨日發生的事。

同一屋簷下,總有家務要做,那會是黑妹負責,還是Tinky?答案是Tinky負責洗碗煮飯,倒垃圾洗衫則由黑妹負責。始終黑妹每日完成訓練回家,已經耗盡體力,加上Tinky的貼心體諒,所以在家務處理上,兩個人都找到共識。

談到將來的家,兩人希望按部就班。最理想是可以大更多,有2、3間房。然而,兩人明白,努力地小步小步向目標進發,慢慢改善生活,有時會更有意義及樂趣,而這點,亦與下一對故事主角,Eden及阿健很似。

一齊住可以日日見 做回自己

從相識,相愛到相住,Eden及阿健已經相處了接近6個寒暑。兩人想同居,是希望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,做回自己!當然,亦有人開心地補充一句:「一齊住,可以日日見囉!」


與很多家庭一樣,Eden與阿健有養寵物,需要放狗,需要做家務,亦會為「家務戰爭」碎碎念!例如是洗碗,Eden便坦言:「我係好唔鍾意洗碗!」討厭的程度,是即使阿健為他下廚,細心為他預備喜歡的食物,他為了不想食完自己洗碗,會哀求阿健:「唔好再煮啦!」。所以,對他們兩人來說,家有一部洗碗機,才算得上是完美。

坦承表達  無懼相處好同住難

相處好,同住難!這種壓力,Eden及阿健坦言在一起生活前是有,猶幸真正住在一起,竟發覺彼此相處可如同呼吸般自然。Eden覺得,這是因為大家一開始相處時,夠真夠坦白,不隱藏自己,所以住在一起,彼此不會有「貨不對辦」的感覺。

當然,兩口子亦坦認,彼此都經歷過磨合期,經歷過在街頭爭執追逐的日子,才安定下來。始終,每段關係,均需要時間洗禮與磨練。

說到相處難忘事,兩人會認為是收樓第一天,便立即在清水房紮營,住了一晚!

Eden記得當時的想法是:「喂!酒店錢都幾百蚊晚啦!我哋終於買到樓喎!唔好蝕啦!」就是這股「死都唔想蝕」的心,兩人便在一個8號風球,窗外橫風橫雨的晚上,正式展開同居生活!

當晚,廳內播著張國榮的《為你鍾情 》,屋外傳來沙沙的大雨聲。兩人只是相擁著,沒有說話,不作一聲。彼此的淚水,開心感動得一滴一滴流下來!因為兩人終於可以擁有到一個屬於彼此的家。

談到將來,兩人希望可以換一個較大單位,添多位毛孩,在外國舉辦一場酒會婚禮,一步一步邁向人生每一個目標,令到兩人的家,更豐盛,更完美。

標籤
< 返回